字号:

《古剑奇谭2》同人文——吾师乐无异

时间:2013-09-20 18:56:47 作者:怎样才像经常发帖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古剑奇谭2》谢衣无异同人文——吾师乐无异

  承平三年,黄河大水。七月望,是夜暴雨倾盆,吾母置吾于一板上,握吾手尚不及宽慰,洪水涌至。吾痛呼回首,茅屋,栏院,吾母皆消弭于汪洋矣。

  待吾醒转,一人揽吾在怀。此人棕发褐眼,眉目望之亲切,自言乐氏无异,乃奉命治水造坝之偃师。吾既已失怙,偃师遂怜而养之。其时吾常夜中惊起,惊惶愕窒,嘶声诘问苍天何以夺吾至亲。偃师每每温言抚慰,曰黄泉之路,其路漫漫,至亲至爱先吾去者,必于昏昧混沌之际,执灯为引,以照归途。吾忆当时情状,偃师之态何其哀伤,何等眷恋,不觉泪下。

  水患事毕,吾随偃师归长安,今上亲至相迎,方知偃师乃天子至交,定国公之后。其后入西域,每至一城,百姓皆烹羊摆酒,燃火起舞以为款待。沙海茫茫,星野灿灿,鲜花美眷,青春少年。吾心道人之得天独厚者,不外如此,安康富贵,志得意满,快活风流,少尝疾苦。

  吾九岁欲正式奉茶拜师,师尊执吾手言:我有一挚友,曾道古往今来,无论剑术偃术抑或法术,其流传契机,无一例外皆是三界浩劫。若无争斗,何需有剑;若无战事,何需木牛流马;若无苍天不仁生灵涂炭,又何需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而今天下安定,宇内清平,剑术尚可行侠仗义,法术也能斩妖除魔,唯独偃术,恐与风光盛名无甚干系。你若师从于我,所做大抵多为农耕灌溉,或代步便利之器具。其中艰难乏味,非真心好此道者所能坚持。

  吾跪于案侧道:竖子所求不过有朝一日,能得救亲人爱人于水火,能保一方寸土之安宁。烈火烹油,怒马鲜衣,怎敌呆于原地无能为力之恨?

  师尊静默良久方携吾身起,笑而目中隐约有泪。道:你比之我少年时何止强逾百倍。又道:未曾想到我尚有今日。如此,唤声师父来听?吾一时羞怯讷讷,面如熟柿,竟无法开口。师尊笑如食鱼山猫,戏曰:叫是不叫?

  既已从师,吾始研习图帛画卷,师尊又携吾遍走九州,小至辨识一石一木,大至修习术法阵式,师尊必躬必亲,巨细靡遗。又宽和良善,喜制形貌可爱之物,见啼哭幼童必用以哄之。

  百草谷百将闻人氏,师尊挚友,尝谓吾曰:无异本性天真而善为他人虑,往往疏忽己身,又遭逢剧变,想无所依,思无所至。我等枉称至交,竟不能相伴两侧,今所幸得你一徒,惟愿他聊解孤寂。吾彼时年幼,尚不能解其意。师尊活泼健谈,交游甚广,每至一处必有人煮酒邀迎。何以称孤寂?

  及至某年仲秋,师尊携吾至朗德侧静水湖畔。湖心一舍隐于阵内,年久失修,已稍见腐败。师尊遣偃甲人数个着力修补,又入镇中购面粉调料洗锅开炉。及至中夜,院中月如银盆,酒气微熏,吾半醉半醒,茫茫然见师尊立于高处,对月自语。当时天地静谧,清幽微寒,师尊之形踽踽伶仃,对影无相亲。吾始悟百将其言。师尊逍遥天地,云游四海,却始终未尝得一安身之所,盖只因其心之所归早已渺然于红尘万丈矣。

  吾年廿七,偃术大成,黄河水坝泰半出自吾手,多年无事。师尊甚喜,召吾入桃源仙居,推门而入,只见满室书卷。师尊曰:我知你天赋秉异,又肯刻苦努力,此处卷帙不同以往,所绘偃甲皆具通天彻地之能。如今交付于你,万望用于正道,惠及万民。吾大喜,忙就地阅之。愈读愈觉胸中鼓胀,气冲灵台。讶然感佩,遂问师尊此何人所著。

  夕阳如焰,师尊坐于窗前,笑曰:吾师。

  吾常忆当时情状,只觉笔墨不可书之分毫。

  师尊潜心偃术数十载,昼不及食一口水米,夜则通宵达旦,实乃常事。日积月累,及至中年,则目始盲。吾惊愕大骇,望师尊之目而垂泪如雨。师尊慰吾曰:偃师耗目,本应如此。所幸你不若我,想来之后无此一遭。又道:万里江山,繁花似锦,多年间我所见所闻所遇,已无遗憾。此语吾听之不详,然师尊笑颜灿灿如旧,吾竟一时不知所言。

  彼时吾已有薄名,游走四方必寻良方灵药,终不见效,而师尊身体每况愈下。太华山妙檀,吾之友也。谓吾曰:以令师之能,若斩断前尘静心修养,即便不能得道成仙,于延年益寿也大有裨益。今上闻此事,叹曰:无异绝仙缘,灭佛根久矣。

  去年,师尊召吾伴之出游。憩一茶舍,有说书人布几执扇,舌灿如莲。便说当年北疆之上,神裔之城,顷刻坍塌,荣光不复,神魔交战,壮烈如诗。师尊侧耳闻听,悄声笑曰:九成走了样。又行巫山,劈草斩莽,至一断壁残垣处。师尊以手触壁,喟然叹息:吾友眠于此,吾师葬于此。浮萍缘聚,不过百日,却不料牵扯一生。我曾语禺期曰,毕生耗于一执念,却终于求而不得,当真可怜。而今我已不知自己是可怜可笑,抑或是甘之如饴。

  吾见吾师之目色若琉璃,吾师之形挺若修竹,吾师抚心而笑道:此生自问未有一日虚掷,未尝辜负初心,未曾违背教诲。生命灿烂珍贵,我自珍之重之,然而于我而言,终是太长。山中风声如泣,水流如诉。师尊倚残木又道:如此言论,定当为师父责备。也罢,待弟子长跪请罪。

  此吾与吾师最后一次相见。其后数月,师尊溘然长逝。彼时吾于沙海,见漫天星火恍若当年。而今想来,却是吾师此生竟未有一日不苦海浮沉,忍肝肠寸裂之痛;也未有一日不笑语欢言,行前人未尽之道。

  弟子何其有幸,此生得师尊视为亲子,倾毕生心血教养之;弟子何其不孝,生不能解忧病不能随侍殁不得殓棺。惟愿师尊此去,长路之上得一人执灯为引,携手同归。

  呜呼!言有尽而情不可终!

  吾师乐无异,尚飨。

  <完>

加入QQ群:324486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