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父亲节特辑 论《古剑》作品中父权结构的缺失

时间:2015-06-22 17:00:55 作者:紫瑶凝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 【投稿】
文 章
摘 要
论《古剑奇谭》作品中父权结构的缺失

昨天父亲节很忙,毕业季种种事情牵绊着非常烦。古剑系列几年走来,我见过很多视角非常新奇独特的解说,也见过了非常多优秀的同人作品。

然而关于古剑作品中父权结构的缺失这一很有趣的视角,我们在从前似乎没有太关注过。不仅是古剑系列,大家不妨回忆一下,我们从小到大看的武侠小说,从金庸古龙梁羽生到沧月,以及玩过的RPG游戏,里面的父亲形象永远比不上那些英雄主角光鲜突显, 他们不是缺失就是潜隐于英雄的成长过程之外。

中二时代我们是否对这样的设定习以为常?一个很简单的逻辑,我们觉得躲过父母的监督与念叨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如果江湖英雄去打个小怪兽都要对他爹沐浴更衣挥泪拜别那游戏还怎么玩。

但随着我接触到更多的文学艺术作品,里面越来越多的父权缺失、主角成长让我觉得很惊奇。不仅我国当代文学艺术作品如此,西方的旅程小说,以及后来为我们熟知的星战、蜘蛛侠乃至哈利波特,父权都似乎非常巧妙的缺失了。

我们从哪说起呢?从遥远的波兰老爷子罗曼·英枷登(Roman Ingarden,1893—1970)说起吧。中文系的同学对这货一定不陌生,西方文艺理论说多了都是泪……这货提出,文学作品是一种层次构造: 文学作品是一种由几个不同质的层次组成的构造 ,由此构成整个作品中的,复调的、然而又是一致的价值属性。

说人话的解释就是,屠苏没有爹地,安纳金没有爹地(卢克以为自己没有爹地最后发现爹地竟然是boss虽怒杀之),哈利没有爹地,沈夜仇恨爹地,段誉最后才发现爹地是坏蛋,这些刻意淡化家庭、将很少的笔触用来描写父权和家庭的情节叙事结构,并不是编剧/老卢卡斯/罗琳阿姨/金庸吃饱了没事去写的。

这些情节很有可能不约而同的昭显了一些规律性的结构模式。缺失或隐在的父亲身份,是否有可能在内在的反映某种奇妙的文化意义?

写到正文,我们就不能把古剑和西方系通俗文化作品混为一谈来说了。

前面有吧友在问,然而主角成长也没妈什么事啊。其实在这里我想讨论的父权更多意义上是一种来自于家庭的绝对权威,而无论在什么文化语境里,父权长期以来都作为家庭的绝对权威而存续,母亲对儿女的影响相对而言要弱于父亲。

或许单就古剑作品而言,忽略母权也是有失偏颇的做法,比如古剑一代里,屠苏从小在他的boss妈的打压之下一直对她又敬又怕,在成年后的忘川里见到死后的母亲,也十分哀恸于母亲对自己的亲情止于愧疚,这愧疚甚至填不满母亲作为大祭司、一个社会人的执念,所以才给了屠苏那么一个绝杀的回答“我对我的儿子很愧疚,然而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让我的儿子做出牺牲,我现在见到儿子也没啥可说的,顺便,你谁呀?”

这里屠苏母亲从广义来看的也是一种父权,即来自于家庭的绝对权威的延伸,而她在屠苏真的成长、闯江湖时角色的缺失也可以延伸为家庭权威的缺失。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古剑奇谭2】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
加入QQ群:324486746